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在衣柜里
我在衣柜里
小弟在B市工作,由父母出钱在B市买了一套房子,由于工作原因,出差的次数很多,大多数都是去南方(B市在北方)。和小婷结婚后出差次数减少了,不过一年还是得有一个月左右出差在外

  这次又被公司派去H市,原计划两星期谈的事情一拖再拖,最后整个月都呆在H市。开始我们每天打电话说说情话,后来变成了电话爱爱。

  「龙哥(小弟),人家今天坐公车被人摸胸了,每次你都惩罚人家,现在人家想要了……」小婷在电话那面呼吸沉重的说。

  「谁摸你,找谁罚啊!」我说兴奋地说。我一听,下体立刻就硬了,马上脱下裤子套弄起来。

  「人家只想让你罚,我现在什幺都没穿,你赶紧插进来。」小婷越说越快,并伴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。

  「你趴下,我从后面插进去。」我快速地套弄着鸡巴说。

  电话那端传来小婷的呼吸声和阵阵低吟:「说你爱我,说你最爱我……」「我最爱淫蕩的小婷了。」我说。一阵阵快感传来,我马上就要射了,赶紧加速套弄:「我要射了。」小婷那面传来连续的「啊啊」声,然后没了动静,我知道小婷高潮了,随之我也一洩千里。

  「你什幺时候才回来啊?」大概三分钟后,电话那面传来小婷幽幽的声音。

  「我儘快,不过很可能下个月也得在这里。」我说,一边擦着精液。

  小婷有些失望的说:「人家快想死你了。」

  「我更想你。早点睡吧,宝贝,我能回去一刻也不耽搁。」也许是对老婆的思念激起了干劲,经过多方调查,这个公司的代表非常喜欢女色,在下一次商谈之前我花钱给他找了两个小姐,谈判就变得异常顺利,不到一星期就可以签字,剩下的事情只需要网上联络就可以了。

  事情办完后我真是归心似箭,直接订了第二天的飞机回B市。

  下了飞机,我并没有打电话告诉老婆我回来的消息,打算给她一个惊喜,在机场买了一束玫瑰花就兴沖沖的赶回家。到家的时候家里没有人,也难怪,小婷现在应该还在上班。

  我把玫瑰花插到瓶子里,放到阳台不会被第一时间看见的地方,看着电视等小婷回来。

  时间飞快地流逝,虽然在我看来异常缓慢,看着錶7点、8点、9点……我暗自思量着:难道小婷和朋友出去玩了?正在我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,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,我心头一喜,马上躲到事先想好的衣柜里,準备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,衣柜上的百叶也能给我提供良好的视野,让我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出现。

  我躲在卧室的衣柜里听着外面的动静,首先是开锁的声音,让后是一阵脚步声,但是不像是一个人的。随后一个关门声,从脚步声判断,外面的人正走向卧室。卧室的门被推开,证实了我听得没错,果然是两个人:一个男人,另一个是小婷。我顿时迷惑了,弄不清发生了什幺事。

  仔细一看,小婷被男人架着,神情有些涣散。而经过仔细打量,这个男人我也认识,正是旁边健身房的我的健身教练阿强。

  阿强一把将小婷扔到床上,自己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。而躲在柜子中的我依旧看不懂眼前的事情是怎幺搞的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——小婷要被阿强干了。

  我现在脑袋完全乱了,虽然有想过让小婷被凌辱,但是事情摆在眼前的时候却又百感交集。我脑袋中不只有兴奋,更有嫉妒、愤怒以及猜忌,剎时间想不出要做任何举动,感觉身体就木了那里。

  这时候阿强早已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(其实就一件T恤、一条短裤,无内裤),身为健身教练的阿强自然一身肌肉,而且像是刚做过日光浴,身上颜色是古铜色,现在他正背对着柜子看着床上躺着的白嫩嫩的小婷。

  床上的小婷穿着一件运动T恤,运动文胸隐约的显露出来,下身穿着一件牛仔的运动短裤,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运动鞋,现在正夹紧双腿躺在床上,手伸进运动短裤里摸着。

  阿强上床后一侧身慢慢地脱去了小婷的粉色运动T恤,小婷的两颗豪乳就只隔着那件薄薄的运动文胸了,衣柜中的我还有阿强两人同时鸡巴都瞬间勃起。

  阿强的身高和我差不多,有1米88左右,但是鸡巴却比我的粗长,大概有19公分长、三个多指头宽,龟头也比我勃起的时候大,此刻红得发亮。

  阿强把小婷脖子上运动文胸的带子解开,然后扒了下来,两颗D罩杯的大乳迅即弹跳而出。阿强跨在小婷身上,把小婷的两只手都抓住按到床上,小婷开始是闭着眼睛的,但是当自慰的那只手被压在床上的时候,双腿又开始夹紧,而且眼睛也睁开了。

  虽然看起来眼神还是很迷离,但是小婷认出来现在骑在她身上的不是自己老公,而是阿强。「你……你干什幺?你放开我。」小婷边说边无力地挣扎了下,其实只有头甩了甩,其它地方都被阿强压着动弹不得。

  老婆的反抗刺激了我麻木的神经,这时候我才想起,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去阻止将要发生的事情,但是凌辱的想法又阻止了我出去的行动。不过矛盾的我最终被旺盛的慾望所支配,心想要是老婆强烈反抗,我就必须出去制止。

  「减肥茶好喝幺?宝贝,其实你不必要减什幺肥的,你老公跟我说过喜欢丰满的女人,现在却喝了我的春药,哈哈!」阿强笑道。

  「你……你骗人。」老婆说,声音越来越小。

  「我只是说你会满意的,但是满意的方法我可没说啊!哈哈,现在我要干你了,你答应幺?」阿强笑问。

  夹紧的双腿现在被阿强双腿分开,手也被按住,小婷扭动着身子、闭着眼摇头却什幺都说不出来。阿强见状暗笑,用自己的腹部摩擦着小婷的运动短裤,这让小婷的扭动更加剧烈,喘息声也越来越大。

  「你这个骚货从不拉窗帘,我整天在对面楼看你们在这里做爱。你知道我有多想上你幺?今天终于等到这天了,快说让我干你。」阿强道。

  小婷咬紧嘴唇,这次连摇头都没有,使劲晃悠着身体。阿强马上停止了腹部的摩擦,小婷实在忍不住了,「我要!」突然叫出。

  「说要阿强插我。」阿强说。

  小婷停了十几秒钟,又叫出:「插我!」

  阿强虽说没得到满足,但是他早已经不住这幺一个美体的诱惑,立刻拉开小婷运动短裤的拉链,连着内裤一脱到底,小婷配合地把腿伸起来,让阿强把自己的裤子脱掉。

  阿强把我老婆的运动裤和内裤都拉下来,但是只从一条腿上脱下来,让裤子还挂在另一条腿上。然后阿强把小婷两条还穿着运动鞋的腿架在他肩膀上,再向前趴在老婆身上。这时我的鸡巴硬到了极点,我悄悄地掏出鸡巴开始套弄起来。

  凌辱的快感往往来自第一次插入和射精的时候,我现在看着马上就要插进老婆身体内的阿强的巨根,虽然兴奋,却也带着点醋意。

  阿强低头在小婷的耳边说了一句什幺,老婆的行动告诉了我阿强说的话:她用手抓住阿强的鸡巴,直接就塞进了自己淫水四溢的阴道中。阿强毫不客气地顺势向前一挺,一插到底,小婷浑身抖动,架在阿强肩膀上的双腿使劲缠住阿强。

  我对小婷阴道的适应力感到很惊讶,平常我的鸡巴都能触到底,这次换了比我还要粗长的阿强,她竟然也能全部吃进去!

  阿强的鸡巴在里面停留了大概有一秒钟,然后就开始快速地抽插,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古铜色的阿强压在小婷羊脂一样洁白的身躯上,两颗巨大的阴囊不断撞击着小婷的会阴。阿强的屁股前后摆动,臀部的肌肉快速地绷紧又放鬆,整个房间里只有小婷连续不断的淫叫声、交媾时阴道中淫水搅动的声音和阴囊拍打会阴的声音。

  阿强抽插了不到二十秒,小婷大叫一声:「啊……」然后就没有声音了,从小婷露出的大腿和压在阿强身下的阴部,可以看到小婷在不断地痉挛,阿强的身体也开始抖动,显示出他享受到了极大的快感。小婷高潮的时候阴道会收缩,鸡巴这时被夹着是非常爽的事情,作为老公的我很熟悉这种感觉。

  阿强停了下来,等小婷高潮渐渐退去,随即又恢复了快速的抽插,他貌似并不打算长时间的玩下去,只想快速发洩。

  阿强以这一个体位连续不断地高速抽动,嘴巴吸吮着小婷的大奶,在这样的攻势下持续了大概五分钟,小婷又一次被操到高潮,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激烈。

  阿强也终于忍不住了,低吼一声将浓精灌进了小婷的子宫,看着他会阴的收缩,足足射了有七股!

  双双洩出后,两只满身大汗的肉虫都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。而在他们高潮的同时,我也将一股精液射到了衣橱的门上。

  【完】